易瀛散人

蜗居大学,坐观天阔

风清尘扬:我的大学,意淫时代

拿起笔,总是那么晦涩,思想混沌初开。

60年代的人,不少长吁短叹,感觉生不逢时。

我很感激,命运待我不薄,后天阴差阳错,一切得失淡然。

读书是人生进步的阶梯,高考是跃龙门的门槛。

古时读书人,期待着朝为田舍郎,午登天子堂。

书中自有黄金屋,意中自有颜如玉,可惜不过错觉,大梦初觉,人约黄昏。

暮鼓晨钟的时代,越来越遥不可及。

意淫强国梦,淫媒屡次三番,不厌其烦吹捧。

曾几何时,自卑感在淡漠,自信与日俱增,顿悟神马浮云。

我笑装逼滑稽,尤叹表演不荒唐,人在做天在看,迟早都会玩完。

那些年,我曾经信马由缰,让思绪随风飘扬。

这一刻,让思维停顿,记忆曾经的碎阅,善化爱恨情仇。

归去来辞,往昔不再,能够留下的,只有情怀!

倘若他日,你有情我有欲,何妨再舍流年。

羊城 梅雨季节

动感十足震撼,经典瞬间永恒

饮食文化节,番禺南村

饮食文化,标杆先行

魏巍岭南,浮光掠影

海印桥,晚霞临近